祭凰殇(09)

作品:《祭凰殇

    作者:凤求凰

    2020年2月16日

    「老宋拿着。

    「谢了大哥。

    老宋拿了一个套子开始往阴茎上套弄。

    「妈的又得再套一次真费劲小菡你就直接让我不带套操不得了么。

    你不想试试没套的大鸡巴是什么滋味?」

    「不行你别想了赶紧戴吧。

    「哎哟行行看来小菡等不及了想赶紧挨操哈哈。

    「你……我没有……」

    老宋撸了半天终于把套戴了上去。

    「把腿分开。

    老宋用命令的语气对妻说妻看了下老宋长满毛的下体和一晃一晃向上翘着

    的阴茎这次什么也没说听话的把双腿蜷了起来向两边大大的分开像一个大

    写的字母m两个小脚丫在空中悬着脚趾紧紧的蜷缩。

    老宋把手伸进妻的腿弯向下一拉妻的下体就悬在沙发床边缘老宋的阴茎

    下这个位置能方便老宋更好的进入。

    老宋双手搬住妻的大腿阴茎对准阴道口同时腰向下沉只看老宋的大龟

    头正在玩命的往妻的阴道里钻。

    「啊——还是好痛——痛啊——」

    妻条件反射的双脚蹬住了沙发床边缘开始往上蹭让下体远离老宋的阴茎。

    「我操别动啊你老这样我怎么操进去你的逼。

    「可是我好痛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妻这时候已经痛的什么都不会说只是一个字的不停喊疼疼疼眼角都腾出

    了眼泪身体下意识的不停往后缩。

    看的我比老宋还着急今天老宋要是进不去那以后就都没戏了。

    「我来帮忙。

    说着我直接跳上了沙发床单腿跪在妻身后把她拉起靠在我跪在沙发的那

    条腿上同时双手向下按住妻的肩膀固定住妻防止她继续后退或者左右扭动。

    妻在听到我那句话开始就一直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走进她跳

    上沙发即使在我身下被我固定住的此刻依旧在抬着头看着我而我却忽视了

    妻的眼神。

    「老宋我固定好了你赶紧继续。

    听到我说完这句话后妻低下了头静静看着老宋龟头与自己阴道口的结合

    处双手紧紧抓住沙发的面忍耐下体的疼痛感觉就要把沙发的面撕下来了。

    「好嘞大哥。

    由于有我的固定老宋腾出来两只手都握住了自己的阴茎对准妻的阴道口

    同时双腿向后蹬整个身体开始向下用力全身只剩下自己的阴茎作为支撑

    而撑住老宋整个身体的受力点就是妻下体穴口的一小块方。

    「啊————」

    妻叫了出来叫的声音比我第一次给妻破处的时候要大得多同时眼角留下

    了两滴清澈的泪水顺着眼角脸颊滑到下巴聚合在一起滴到妻的胸口上沿

    着乳沟向肚脐的方向逐渐消失。

    「我操进去一点了。

    老宋一句话让我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两人身体的结合处鸭蛋般的龟头三

    分之一已经消失在了妻的下体里而妻这时除了啊——啊——的叫声连疼都说不

    出来了。

    要进去了要进去了我的心跳的飞快妻这时候正紧紧靠着我应该能够

    感受到我的心跳。

    「这小逼真鸡巴紧啊比我当时给我婆娘破瓜都紧都没这他娘的费劲。

    老宋脚垫的更高姿势就像要整个人钻进妻的身体里一样而龟头随着老宋

    的不断挺进正在妻的阴道口一点点消失妻的阴道口已经形成了凹陷被撑的

    浑圆阴道口的皮肤组织紧紧绷着彷佛就要撕裂开两片阴唇充血的非常肥厚

    向两侧张开彷佛在迎接新主人的到来。

    我在后面顶着妻都能明显感觉到一股力在顶着妻的身体向后移动妻这时

    已经不光是叫了还大口喘着气好像吸多少氧气都不够用一样双手攥住的沙发

    面已经被揪了起来屁股为了减少疼痛抬起来不停调整方向以便可以对准老宋

    的阴茎双腿想合却合不上只能紧紧夹住了老宋的腰小腿不受控制的抽动脚

    趾绷得笔直。

    「爽了爽了终于把鸡巴头塞进来了我操我操这个逼会咬人里面的逼

    肉在动。

    我向下一看老宋的整个龟头已经成功插入妻的阴道口正式进入了妻的阴

    道中。

    「别动别动先别动求求你让我适应下好不好我下面好像要裂开了

    我害怕。

    妻带着空腔求着老宋。

    「小菡好好适应适应我的大鸡巴没见识过吧我给你按摩按摩。

    老宋的龟头已经成功插进了妻的体内双手得到了解放在等

    妻的阴道适应

    自己龟头大小的时候两只手开始抚摸妻的两片阴唇揉搓妻的阴蒂。

    这对我的刺激太大了以前虽然一直想象别的男人阴茎插进妻的阴道会是什

    么样子但是想象永远都是想象只有当实际发生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真实的感觉

    而我此时心里各种矛盾的心情充斥在一起。

    有酸楚吗?有彼此宣誓共度一生的妻子正在被别的男人用生殖器玷污。

    激动吗?激动妻和别人如此激烈的性交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此刻终于成

    真。

    兴奋吗?兴奋从老宋进门的那一刻就一直兴奋不止到老宋真的把自己的

    阴茎插入了妻的身体兴奋的心脏都快跳出胸腔。

    喜欢吗?以后还继续吗?我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不合时宜的顶在了妻的后

    腰而妻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在她后面的时候相信已经立刻反应出来了那是什

    么因为就在我阴茎接触到妻后腰的一瞬间妻的上身突然收紧了一下。

    「毅毅哥你不用按着我了他已经进来了你把我放下来吧。

    妻的意思是让我别在后面扶着她了可能觉得自己前面已经被老宋的阴茎顶

    着后面还被我的阴茎顶着不舒服吧。

    妻平躺后高涨的喘息声逐渐平复又深呼吸了几次。

    「你别摸了。

    「怎么了小菡?是让我继续往里操了吗?」

    妻没回应老宋。

    「你说话啊我没明白这不是怕你疼么我这都不敢乱动了。

    老宋应该是故意给妻难堪他还会怕妻疼吗刚才不管妻怎么叫都玩命把自

    己阴茎往里面塞的也是他。

    「啊?是让我继续操吗?」

    「嗯——。

    妻轻轻用鼻子哼出了一声。

    老宋听到妻的回答后很满意遂抱起妻的大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向后一拉再

    次把妻拉到沙发的边缘而这过程妻的身体晃动了几次老宋的阴茎竟都没有掉

    出来一直连着妻的下体看来妻的阴道口正死死咬着老宋的龟头。

    最新找回4F4F4FCOM

    老宋挺直双腿身体前倾把重量都压到阴茎上去只见到老宋的阴茎正一

    点点进入妻的阴道阴茎外面的部分不断变短。

    「啊——啊——慢点慢点——里面疼——」

    看来虽然龟头进去了但是再继续进入也是困难不然老宋阴茎插入的速度

    也不会如此缓慢就和放慢镜头一样妻这时疼得正不断用手拍打沙发。

    「你这逼可是真紧啊就跟从来没人进来过一样。

    老宋这是当我不存在吗?当老宋的阴茎插入一半的时候就看不到进入情况

    了因为已经被老宋那旺盛的阴毛全都挡住只见到阴毛被妻的屁股压得越来越

    矮老宋的下体和妻的屁股越来越近。

    「嗯嗯——啊——」

    妻重重的呻吟一声。

    「鸡巴终于插到底了舒服啊好烫啊怎么感觉有个小嘴在嘬我鸡巴头呢。

    老宋和妻的下体终于贴合到一起在两人贴合的缝隙中一把把阴毛被挤了

    出来。

    老宋可能是插的太深了顶的妻不舒服妻一直在用手捂着肚脐来回的揉。

    「小菡准备好啊我可要开始操了。

    「先等下再让我适应下行吗里面太涨了有点疼……」

    我发现自从老宋开始要操妻的时候妻就一直在用一种祈求的语气和老宋说

    话而不是平时聊天中那种自信、高人一等的态度难道妻是怕了老宋的性能力

    了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适应了好了得住动告诉我别让我问你。

    「好……」

    虽然老宋没有直接进行抽插的动作但是也没闲着而是继续扛着妻的双腿

    全身压在了妻的身上感觉把妻压了个对折抽插动作是没有做而是下体在

    妻的阴道口不停画圈。

    「嗯——嗯——」

    随着老宋下体的画圈动作妻有节奏的呻吟这时候老宋的大阴茎正在妻的

    身体里不停搅动。

    「好了。

    「什么好了?」

    「就是就是……你……可以动了……」

    真正得性交要开始了我心想而这一切都是我给不了妻的。

    听到了妻的指令老宋立刻抬起屁股抽出阴茎只留下龟头还在妻的体内然

    后又笔直的挺了进去如此往复每一次都是整根拔出到只剩龟头然后又狠狠刺

    入就像要把妻这块捅烂一样。

    「啊——啊——你你——慢——点——我——会痛——啊——啊——。

    妻被老宋操得已经说不了一整句话只能趁老宋抽插得间隙往外蹦一个字。

    「小菡你这逼真紧真紧夹死我了就是你骚水太少了操着不滑啊。

    「嗯——嗯——嗯——慢——慢——点——」

    啪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又一次袭来只不过这次比刚才

    还响而且这次是老宋实打实的插入了妻。

    在老宋抽出阴茎的时候我看到老宋的阴茎和妻的阴道口虽然有反光但是

    明显还是不够润滑难道妻的这个情况也算是一种病吗看来哪天需要带她去医

    院看看不然做多了没有润滑逼都会被磨黑了。

    不对等下那是什么?老宋的阴茎抽出来的时候阴茎上不光沾有妻下体

    流出淫水的反光怎么还有一丝丝血渍?难道妻阴道被撑裂了?不可能啊虽说

    老宋阴茎很粗但是女人的阴道宽松性很大生孩子都行不可能这么容易受伤

    再说老宋刚才都是等妻适应了才进行下一步动作的。

    难道是?我记得妻担心第一次和我做爱的时候下面不会流血怕我以为她不

    是处女所以和我科普过有些女生处女膜在第一次做爱中并不会撕裂或者完全

    撕裂而是后面的性爱中才会全部破裂开还有的情况就是由于女生平时动作过

    大比如练舞蹈也会造成撕裂这些都是正常的所以女生第一次性爱也不一定

    会流血。

    但是我给妻破处的时候妻明明流血了啊?那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仔细想

    想就只有一种解释了……那就是由于我阴茎太小第一次和妻做的时候只是

    造成了妻处女膜的一点点撕裂后面和妻实际做的次数又不多妻的处女膜撕开

    那一点点缝就足以应付我的阴茎了但是遇到这次老宋的大阴茎插入都困难

    进去后又把整个阴道撑的死死的所以处女膜直接被老宋完全捅破了……那妻的

    处究竟算是我破的呢?还是老宋破的呢?我彻底傻了但是我内心的声音也很清

    楚妻和老宋之间发生的事尺度越大我心里获得的满足、快感就越强。

    老宋在抽插过程中也注意到了自己的阴茎上有丝丝血渍吓了他一条。

    「大哥大哥这这怎么回事?」

    「我看见了没事你继续应该是处女膜又撕裂了点。

    我故作镇定的说而老宋听到了我的话从吃惊到惊喜彷佛浑身上下又充

    满了干劲动作更大了。

    「谢谢谢谢大哥给我操这么嫩的逼以后大哥让我做牛做马你说了算。

    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

    妻听到我们说话的内容彷佛要哭了出来但是由于老宋被刺激的力度更大

    了妻已经无暇顾及这件事直接被操的乱叫连连。

    这时老宋停下来对妻说:「小菡我们换个姿势你转个身趴沙发上把

    屁股噘起来。

    「不。

    「赶紧的呢老这一个姿势多没意思。

    「我说不要。

    「你看你都操了姿势还不愿意换。

    「你你要是觉得没意思你可以走。

    老宋见状没有继续要求直接又大力抽送起来。

    看来妻这时候还没有完全陷入肉欲。

    最新找回4F4F4FCOM

    啪啪——啪啪——啪啪——

    哼——哼——哼——哼——

    嗯——嗯——啊——啊——

    两人交合的声音不断传入我已经不在看着两人的性交了而是躺在沙发上

    享受着这动听的声音从老宋彻底插入妻的身体到现在大概已经十分钟了他

    已经完全投入进去专注的操着妻不再乱说废话只发出哼哼的呻吟声但是

    和猪叫一样。

    而妻被老宋操

    的也完全顾不了其他事只能遵从身体本能的反应不断发出

    有节奏的呻吟。

    这就是妻的叫床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只不过让妻发出如此动听的叫床声

    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妻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

    啪啪——啪啪——啪啪——啪唧——啪唧——啪唧—啪唧—啪唧—啪唧—

    声音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和开始两人性交时的肉体拍打声不一样了这会

    儿的声音感觉就像就像就像……a片里女主角下体流满淫水的情况下和男优

    激烈性交时发出的声音而且肉体拍打的频率越来越快。

    怎么回事?我起身转头仔细看两人的结合处当老宋把阴茎抽出的一刻我

    去这个阴茎怎么和刚从润滑液里泡出来一样粘稠的透明液体把老宋的阴茎紧

    紧包裹住就连老宋的阴毛都沾了大量的粘稠透明液体。

    妻的下体也是一片狼藉阴毛已经完全被湿润一缕缕贴合在阴阜上阴唇

    、小穴整个外阴整个下体就连大腿根都闪着水光而随着阴茎一进一出

    每次阴茎拔出的时候沿着穴口都会流出一股股淫水这是什么情况?

    「这骚逼发大水了流了这么多骚水我操好滑啊逼里好烫怎么这逼

    还带加热的我操我操自动加热逼小菡啊你这会儿可太好操了我都控

    制不住我自己怎么操的越来越快。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嗯~嗯~啊~啊~~~

    听到老宋的话妻没有反感好像叫床声音还更大了不过妻的叫床声这会

    儿也和刚才大不一样刚才只是短促的嗯嗯啊啊这会儿的声音明显的拉长而

    且里面充满一种甜腻结尾处还会有一种转折让你听着就会觉得这个女人在发

    情在求偶在发骚一样……

    「小菡原来你这小骚逼那么会叫叫大点声听听你叫的声越大老子的

    鸡巴就操的你越深把你的骚逼操翻好不好?」

    听到老宋这么说妻不仅没有什么不悦的反应而且还继续配合着老宋抽插

    的频率不断发出那种诱惑的叫床声而妻的双手还在自己的小腹位置不停揉动着

    、抚摸着什么。

    这时我发现妻的乳房也发生了变化是我之前从来没见过的只见双乳变得

    发红发涨和开始相比更加挺拔了而且更令我意外的是妻乳头的变化原来我

    和妻做爱时乳头只是和个一厘米的骰子一样挺立着现在妻的乳头变的更长了

    就像是根部又从乳房里长出了大概两三毫米的一截我仔细观察还就是从妻的

    乳房里又钻出来的因为妻原本的乳头是澹澹的黄褐色而新钻出的这截乳头颜

    色明显不同是粉红色的而妻的乳晕此刻也变得突出了乳房一些把乳头抬的

    更高像是要去追寻什么直直的挺立着。

    老宋看我在观察什么自己也趴下盯着妻的双乳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大哥这奶头还能长长呢是么我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老宋和我相比就是他是个行动派我只是观察而老宋看到异样后直接

    上手去捏了。

    啊——~~~~

    老宋刚捏了一下妻的乳头妻随机就发出了一声更加高昂悠扬的呻吟声老

    宋又捏了一下妻随机又发出了一声同时妻把胸部挺的更高了。

    老宋就像小孩子找到新玩具一样不停的以不同方式捏着妻的乳头而妻也

    不停的发出高昂的呻吟声并把胸部抬得更高去迎合老宋的对自己乳头的掐捏

    就像百年前老爷车的喇叭一样你捏一下车里的圆球喇叭就响一声。

    「小菡你真是全身到处都能玩啊这奶头还能这么玩呢?大哥我发现捏

    新钻出来的粉红色这一圈小菡的叫声、反应最大不信你看。

    还真是老宋一捏妻乳头根部粉红色的位置妻就会直接把乳房挺得高高的

    还会扭来扭去就像即使老宋捏着乳头的手不动她自己也拖着乳房来回对乳

    头进行拉扯一样同时嘴里的呻吟声也是最大的。

    老宋对于这种事还真是会掌握规律要是用在念书上不至于初中就毕业了。

    「这逼水真多又紧又滑的操起来真舒服不费劲鸡巴刚拔出来就感觉

    又被吸进去了大哥你天天有小菡这个逼操可真幸福。

    「还行吧哈哈。

    我尴尬的回复着妻今天这个状态我可是一直都没见过更别说体验了今天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有两个男人在场比较刺激吗?那也不对啊根据我刚

    刚买完避孕套回来的情景看明明是我不在场的时候两个人比较放得开我在场

    的话老宋不说妻是非常拘束的。

    「小菡用你的奶子给我做个按摩吧

    」

    老宋说完两手分别抓住妻的手五指相互交叉直接全身趴在了妻的身上

    妻的双手也被老宋伸开的胳膊按在了沙发上紧紧压住老宋就像一面墙压了上去

    再加上老宋的体重沙发都整体沉下去一大块而妻除了大大分开在身体两侧

    的两条腿还在空中乱蹬身体其它方已经统统看不到了。

    嗯嗯~嗯嗯~~~如果不是还能听到妻的呻吟声我还以为妻已经被老宋压

    得窒息了但是妻竟然没说快被老宋压死了的话?妻的身体构造真是奇怪现在

    做爱的时候老宋整个身体压上去她都可以接受但是平时我趴她身上哪怕一条腿

    搭在她肚子上她却说你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老宋压上妻的同时屁股依旧保持高速的抽插运动而上半身开始在妻的身

    上左右搓动当老宋的上身从左侧向右侧搓动时从右侧身体稍微抬高的缝隙看

    进去妻的两个乳房已经被完全挤到这个方向来了而当老宋从右向左搓动身体

    时妻的两个乳房又被挤到了另一边去。

    老宋漫胸的胸毛这时候紧紧贴在妻白嫩的双乳上搓来搓去很快把两个乳房

    磨得通红而妻的双手和下体都被老宋固定着动态不得。

    「哼~哼~~这奶子真他妈舒服感觉太好了在胸口一滚一滚的和两

    个大面团一样。

    「嗯~嗯~痒~~~」

    妻一边呻吟一边竟然也在扭动自己的胸部只不过方向是和老宋反着的。

    「怎么样小骚逼奶子磨得舒服吧。

    「没~啊~~~没有啊~~~」

    「没有?有你还挺着奶子跟我往反的方向扭你个小骚逼。

    「那是~~那是~嗯嗯~因为痒啊~~」

    「这他妈就是舒服你奶子痒才需要我给你去解痒同样你逼里痒也需要

    老子鸡巴给你通逼知道吗?」

    「嗯嗯~~嗯嗯~~啊~~~~~~~~~」

    突然妻的呻吟声一下子大了起来两腿把老宋的腰夹紧两个脚踝相互钩住

    脚趾向痉挛一样伸的笔直妻的大腿根部肌肉正在不停的抽动。

    老宋这时候突然两脚蹬住双手撑在妻的头部两侧直接把自己身体撑了

    起来。

    「我操差点被你顶下去。

    随着老宋把身体撑起来我才看到老宋身下的妻是个什么样子妻的两腿丝

    毫没有放松反而在老宋的腰上缠的更紧了因为老宋撑起身体的原因连着妻

    的屁股也被带离了沙发在空中悬着正在不停的抽动。

    妻的上身已经完全弓了起来腰部向上挺到极限肩膀用力后背把胸部完

    全突出此刻妻的两个乳房竟然在一抖一抖的。

    「我操小菡你高潮了!」

    「啊~~~~~啊~~~~~~」

    妻此刻除了大声呻吟两眼上翻完全没有理会任何人的能力原来妻的高

    潮是这个样子的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妻的高潮反应这么大完全是我

    从来没有预料到的如果不是老宋我估计一辈子都看不到妻的这一面……

    「这骚逼夹死我鸡巴了好烫啊真他妈舒服还在吸还在吸。

    我看妻和老宋的结合处也就是妻阴道口的方附近的组织在不断做着好

    似人嘴唇的吮吸动作在吮吸老宋的阴茎每次老宋阴茎拔出一点点都会被再

    次吸进去而随着妻阴道口的这种吮吸动作一股一股大量的淫水在往外流顺

    着会阴流进股沟然后在悬着的屁股最低点滑落流在沙发上一股两股三股四股

    妻的下体整整流出了9股粘稠的淫水在滴落过程中竟然一点没有断掉而是

    一直连在一起。

    「真舒服啊大哥这简直是太舒服了。

    突然妻的两腿松动「嘣——」的一声好像是开香槟的声音同时伴随妻

    「啊——」的一声短促的吟叫妻的身体重新掉落在沙发上两条腿大大咧咧毫

    无顾忌的向外大大的分开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就好像窒息很久突然能呼吸了

    一样性高潮结束了吗?整整持续了一分钟之久。

    虽然妻的性高潮已经结束但是身体貌似还没有平复妻的阴道口还在不停

    的痉挛做着吮吸的动作两片阴唇被带动着呼扇呼扇的好像蝴蝶要展翅起飞

    一样。

    「小菡你爽了我可还没爽呢走你!」

    「啊————」

    老宋一把把阴茎重新插入了妻的阴道。

    「我操鸡巴差点怼折了没想到都被我操了这么半天了逼还是这么紧。

    老宋把妻抱了起来妻的双脚离只靠下体坐在老宋的阴茎上承接全身的

    重量妻下意识的两腿在老宋的腰上一缠胳膊揽住老宋的脖子就像个

    长在老

    宋身上的考拉一样。

    「走吧小菡咱们床上去我再好好操你的小骚逼沙发这里施展不开。

    妻这时候眼神依旧呆滞发直好像还没从刚才的性高潮里反应过来。